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铁矿石:又到一年谈判时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5:34

连续数年痛失“话语权”,是中国钢铁业难以言说的痛。过去6年的中国钢铁商和铁矿石消费者,因价格谈判下铁矿石定价太高,损失惨重。在2011年的铁矿石谈判桌上,力不从心的中钢协将如何应对虎视眈眈的矿商?

“明年的铁矿石谈判已经开始。”日前,有消息援引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简称“中钢协”)副会长罗冰生的话表示,供需双方已经进行了接触和交流。

话音刚落,宝钢股份总经理马国强就在11月1日的宝钢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为中国钢企“打气”,“铁矿石谈判取决于市场供需的变化。未来,铁矿石将逐渐供过于求,钢铁企业已经处于越来越有利的位置”。

与官方的高调形成对比,昨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不管是中方铁矿石谈判前首席谈判代表刘永顺、中国冶金矿业协会专家咨询委员会顾问焦玉书,还是力拓相关人士,均以“敏感”或“不便说”为由,婉拒了记者采访。

谈判前双方不断造势

为了明年的铁矿石谈判,双方早已“摩拳擦掌”。今年9月,当力拓等铁矿石供应商确定首次下调季度铁矿石供应价时,就曾有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此为矿商“欲擒故纵”之举,实为明年铁矿石谈判继续涨价作铺垫。

果不其然,矿商们随后就展开了造势行动,并继续拿总被“放大”的中国需求“做文章”。10月底,淡水河谷CEO安杰内利说,“公司预计2011年第一季度铁矿石价格将持平当前现货市场的价格水平,原因是市场普遍预计铁矿石需求将持续强劲。”

敏感时期,投行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10月下旬,曾恶炒原油期价的高盛在上调淡水河谷股价目标的同时,还上调了2011年出售给中国的铁矿石现货平均价格,从每吨135美元涨至146美元,原因不出预料,“中国市场铁矿石需求持续保持旺盛状态”。

始终处于弱势地位的需求方亦不甘人后。罗冰生曾强调,“2010年以来,中国进口铁矿石处于下降态势。”罗冰生说,国产铁矿石的大幅增长,替代了进口铁矿石,满足了国内高炉1至9月份增长的铁矿石需求。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对矿商拿中国需求说事的回应。

定价机制仍为争斗焦点

在2010年铁矿石谈判中,季度定价模式首次取代持续了40年之久的年度定价体系。对此,罗冰生近日再次强调,“包括日本、韩国及欧洲钢厂在内,都是把目前的价格称为临时协议价格,而不是最终价格。”

此番表态意味着,在2011年度的铁矿石谈判中,定价机制仍将是各方争斗的焦点。不过,此前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已经首次承认了季度定价方式在中国铁矿石市场的“合理性”。但目前中国市场采用的普氏能源的铁矿石指数,却遭到了中钢协的坚决反对。

“传统意义上的铁矿石谈判已经远去,包括定价周期、定价方式、甚至是谈判双方等,都已经都被推翻。”昨日,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而且,从目前的短期协议矿、特别季度矿来看,钢厂、矿企已经有了一定的磨合期。同时,指数定价方式的季度矿在各大钢企中采用较多,拥有一定基础。所以,想再回到年度定价机制,已几无可能。”

赫荣亮进而表示,“在目前形势下,中国钢企只能适应,并积极参与到定价机制建设中来,而不能被动地等着接受矿商的一纸合约。”

事实上,定价机制早就成为了市场热点,三大矿商也一直在“暗自盘算”。曾有消息称,必和必拓主张采用月度定价,淡水河谷希望采用现货模式,力拓则采取跟随战术,但无一例外,三大铁矿石供应商都对“金融化”的标准充满兴趣。而现在,铁矿石掉价期货正以迅猛的速度增长。对此,赫荣亮认为,中国钢企“万不能接受金融化”,这将加剧市场动荡,对矿企也未必有利,“最后惟一有收获的,或许只有华尔街的金融机构”。

刘永顺早先也曾指出,“铁矿石指数化和金融化是世界大宗商品的发展趋势,任何国家都挡不住。中国钢铁企业要适应并深入研究。”

此外,对于大家关注的谈判形势,一位长期跟踪铁矿石谈判的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高度垄断的铁矿石供应格局没有根本改变之前,我国钢铁企业都将接受类似‘城下之盟’的不平等条约。且中国的对外利益输送也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主治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