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万古独尊0250章她是我的

发布时间:2019-11-19 02:37:00

万古独尊 0250章 她是我的!

沈离还不知情况的严重程度,还偷偷的在江芷柔后背拍了一下,口中却是劝说道:“师姐,我们的事虽然没错,但当着面还是不要让辰鸽仙子他老人家为难了,再说哪里至于说不做就不做宗主的。”

江芷柔忽然觉得有些生气,这个呆子,你知道什么!

辰鸽仙子自然更不给面子,大喝道:“你给我滚开,万花门之事不用你来插手,你懂个屁!”

暴怒之下,一贯的雍容全都不见,甚至连粗口都说了出来。

沈离有些不服,不过看在他是江芷柔师姐的师傅,还是忍耐下来,口中辩解道:“辰鸽仙子前辈,我和师姐两情相悦,您又何苦为难我们,大不了我帮您劝说世界不要胡闹,继续做万花门的宗主也就是了。”

江芷柔在下面狠狠踢了沈离小腿一脚!

辰鸽仙子看到更加暴躁,也顾不得当着外人说出禁忌,大喝道:“我们万花门从来没有嫁人的宗主,无论是谁只要做了宗主便要终身不嫁,你何德何能敢口出狂言破坏我们的规矩?”

沈离呆住了,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当了宗主就不可以嫁人?

猛然间,沈离懂了!

他懂了江芷柔为何如此的忧伤,为何在大喜的日子会《泪流不止。

为何会在当初从蕲州回来,在万花门广场之上听到仙子封号的时候看着他泪眼迷离!

江芷柔心系沈离,可是沈离又何尝心中没有她!

还记得在深渊之中,沈离最担心的变数江芷柔和彭贾天找不到自己,消息不同时会着急成什么样子,得到父亲消息回来后,第一时间便赶来万花门报讯,这其实都是他内心那些压抑情感的暗示。

沈离自幼失怙,在家族之中生活艰难,从来不肯把内心真正的情感释放出来,所以导致他良久以来形成了习惯,那就是在没有尘埃落定的时候绝不会把心迹剖离开来。

一直以来,他对江芷柔的感情都是克制的,但是并非仅仅像表达出来的那么平淡

,只不过还没有到时候,还没到他爆发的边缘。

沈立身上的压力太大,要做的事情还太多,他还没有找到父亲,所以一直以为这样的情事终究还不是时候。

因为他还年轻着。

今天和江芷柔之间的暧昧,更多出于江芷柔的主动,他没有克制住,也正因为如此才感同身受的理解了江芷柔的苦楚!

原来她内心背负了如此之多的重压!

为了沈离放弃万花门宗主之位,便辜负了辰鸽仙子。若是去做宗主,则失却了和沈离之间的真情。

两难么?江芷柔为难的甚至亲口对沈离说她想要去死……

沈离只觉得胸膛都要炸开了,这样的选择本不该说江芷柔需要承担的,作为一个男人,他难道不该站出来帮她承担么!

既然遇到这份真情,沈离有什么理由去辜负江芷柔的真心呢?

沈离决定站出来,像个真正的汉子那样站出来。

他一下子拦在了江芷柔和辰鸽仙子的中间,大声道:“凭什么?凭什么要有这种不讲道理的规定!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师姐,我们不做这个劳什子的宗主算了!”

“呵呵,你说不做就不做?你算什么东西!”辰鸽仙子出言嘲讽道。

沈离愣住,的确。这种事他能够替江芷柔作出决定么?

江芷柔拉着沈离的衣角,当沈离站出来的时候她便懂得,沈离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意,江芷柔只觉得芳心之中一股宽慰的情绪传了出来,他终于明白了!

也不枉我为他为难这么一场。

猛然间江芷柔鼓起勇气,看到辰鸽仙子注视的眼光,依旧声如蚊蚋一样的说:“他……可以做主的!”

这是一种表态!

这句话无疑宣布了归属,沈离只觉得心头的甜蜜无以复加,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品味,辰鸽仙子终于暴走了!

“想不到啊,我把你教育成人,传授你全部真传,现在翅膀硬了,竟然敢违背我的决定?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个宗主你做还是不做?”

面对如此强势的辰鸽仙子,江芷柔只觉得柔肠寸断,她刚刚对心上人表明了心迹,便骤然遭遇了辰鸽仙子的当面逼迫。

虽然内心已经绝决,自己的后半生就要跟随在沈离的身畔,可是这句话要如何说得出口呢!

沈离深吸一口气,郑重的说道:“辰鸽仙子前辈,我很遗憾。以前我并不知道万花门还有这样的规矩,我只以为师姐喜欢我,而我也喜欢她就足够了。看着她因为我而陷入艰难的抉择,遭受如此痛苦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所以――

这个决定还是我来做吧,有什么后果我来负责!”

说打这里,沈离回头和江芷柔对视,看到那入水的眼波,一击有预感沈离要说什么的红晕表情,沈离再次转过头来直视辰鸽仙子。

辰鸽仙子感觉到了不妙:“你要说什么?”

“这个女人是我的!我要定了!”一声霹雳,宛若惊雷,所有人都沈离忽然如此直白霸道的说了出来,被震撼在当场。

沈离还没有说完,他继续道:“无论是谁不同意,我都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她是我的!如果万花门容不下她,今日我就带她走。这宗主谁爱做谁做,你们谁不服的,可以到星云宗来找我!”

沈离说完,忽然一弯腰抄起江芷柔的小腿,把她横抱在胸前,江芷柔柔顺的伏在他怀里,闭目流泪,却是没有挣扎。

辰鸽仙子忽然怔住,她一生都在万花门,成为宗主后更是殚精竭虑的要把万花门发扬光大,可以说将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在这里,从来没有考虑过情爱之事。

可是今日,他亲眼看见一个少年,就这样轻易的把她寄予厚望的徒弟抢走了。

忽然辰鸽仙子觉得很心痛!

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滋味涌上心头,难道这就是世上传说的真爱么?

她无力的挥挥手,“你们给我滚,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们!”

沈离看着辰鸽仙子道:“多谢前辈成全,以后如果万花门遇到什么危难,我和师姐必定义不容辞的赶回来,就像今日一样,但是我和师姐之间,真的不能分开。”

沈离有些太过投入,话语愈发的煽情,但是辰鸽仙子用最后的力气喊出了一个字:“滚……”

说完她身形踉跄,被身边的弟子扶住。

沈离知道她激怒攻心,不能再受刺激,于是抱着江芷柔转身就走,或许这次的矛盾只能期待将来慢慢的弥合了。

江芷柔在沈离的怀抱,声音嘶哑的哭道:“师傅……原谅我……”

沈离却已经去得远了,甚至都没来得及通知彭贾天,径直出了万花门的山门,踏上飞舟赶回了星云宗,直到第二日,那胖子才灰头土脸的回来。

原来沈离拐走了万花门的宗主一事,消息不胫而走,作为罪魁祸首的师弟,彭贾天第二天起来后的遭遇简直可想而知糟糕以及。

然而对此,胖子却表现的极为佩服,就差五体投地了。

师兄行事简直太霸气了,万花门一战,不但横扫了齐州郡的所有势力,甚至最后还发生如此奇妙的转折,顺手就拐跑了人家的新任宗主。

虽然他们是师姐弟,可是这样的事在外人眼中,简直就是人间奇迹。

须知万花门基世代传承数百年里,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呢。

这几天里,唯一被乐坏了的人便属聂远山了,沈离在齐州郡大展神威的事情已经流传开来,虽然他得罪了无数的势力,但是也成就了十足的威名。

玄元大陆之上,只崇信力量,如果你实力够强大,便是惊世骇俗又有何妨。

聂远山只觉得星云宗只怕很快就要飞黄腾达了,因为沈离就出身在他的星云宗,而且已经渐渐的成为了标杆,成为了一面旗帜。

当然沈离的崛起也带来了很多实际好处,他给宗门的那些物资不算,拐带回来的人各个都是实力不俗的少年天才。

胖子彭贾天不必说了,已经铁了心在星云宗扎根,甚至亲手创建了炼兽堂,这是要把燕北归的传承留在星云宗的节奏啊。

还有前些日子领回来的一男一女,那个断臂少年眼看着就残废了,谁知聂远山偶然间很好奇的想要来偷偷查看一下,竟然立时便被他发现,原来那少年竟然已经突破了破玄境,虽然断了一臂实力大损,但是境界却没有削弱!

从沈离回来后的交代得知,这少年竟然是四星宗门的真传大弟子,只因和宗门不睦已经无法回归了。

什么叫捡到宝了!

当然另外一个和那少年丁零,成日里混在一起的少女也十分的厉害,竟然还是四星宗门退虚道宗新宗主的女儿……

聂远山简直都对沈离的手段无语了,要知道二星宗门和四星宗门天然的实力差距是不可弥补的,而沈离就这么随随便便便把这个差距给填平了。

有了这一层关系,以后便可以搭上退虚道宗,如果结成同盟,无疑对星云宗是天大的好事。

而这一次,沈离玩了一把更震撼的,直接把三星女修宗门万花门的新任宗主给拐回来了,听那胖子说那个女子连宗主都不做了,铁了心要跟沈离在一起……

这可都是星云宗不可多得强大助力啊!

要知道聂远山身为星云宗历代里最杰出的宗主之一,如今也不过是破玄境第三重,如果不算从不出世的云隐谷隐之一脉,自他以下七大峰主里就没有一个超越凝元境巅峰的,更不要提下面那些弟子了。

而这些人的到来,几乎直接把星云宗的实力凭空增强了四五倍,更不要提还有沈离那个妖孽。

聂远山估计,只要有这个小子在,用不了多久,恐怕都不需十年,星云宗就会在整体实力上大大的提升,到时候即使达不到四星宗门的实力,至少大大超越三星宗门绝不是问题!

至于拐来的人会不会带来更棘手的问题,聂远山已经顾不上了!

他的眼中只剩下对未来前景的无限展望中!

这日,聂远山正在洞府里规划着,他现在连自身的修炼都暂时放下了,很明显如今新增这么多高手,自然要好好的利用,当然随之而来的待遇也要相应的跟上,星云宗这座小庙,到底该如何重新划分,已经迫切的被提上了日程。

忽然他的大弟子陆夕瑶在洞口求见,聂远山让他进来,却听陆夕瑶神色很古怪的道:“师尊,有人上门来拜访您,请您前往一见。”

“何人何事?”聂远山对庶务的处理一贯简洁。

“他说事关本门的生死存亡,请您速去,所以弟子不敢耽搁。”陆夕瑶有些不自在的说着,他还没有摆脱刚才的难受感觉。

聂远山放下手上高地事物,皱眉思岑道:“难道是沈离惹出的事端终于找上门了?”

其实他心中也一直隐隐的担心呢。

天津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六盘水治疗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
烟台牛皮癣医院
宁夏人民医院宁南医院预约挂号
广陵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