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凌天战尊 第1093章 自取灭亡

发布时间:2019-09-24 18:47:14

凌天战尊 第1093章 自取灭亡

陆松身边的老人速度之快,让段凌天根本来不及反应。

转眼之间,段凌天眼前的世界化作一片火红,整个人好像置身于火的海洋,铺盖该地而来的炙热气息,令得他额头上、脸上遍布汗珠。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段凌天发现眼前的火红色海洋猛然一抖,继而如离弦之箭般远离他,在他眼前不断变小。

最后,火红色的海洋化作了一个人,一个老人,一个全身上下被火焰笼罩的老人。

只是,现在老人身上的火焰却有些萎靡,后继无力。

“哇!!”

而就在这时,脸色不知何时变得无比苍白的老人,身体没来由抽搐了几下,继而狠狠的喷出一口淤血。

血洒一地,宛如凝成一朵朵刺眼夺目的红玫瑰。

“你……你……”

老人立在远处,他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边,准确的说,是落在段凌天身边站着的那个红衣女子的身上。

从开始到刚才,红衣女子静静的站在段凌天身边,没什么存在感。

不管是老人,还是陆松,自始至终都将她当回事。

因为她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得让他们感觉不到威胁。

然而,现在,他们的目光,却无一例外的落在红衣女子的身上。

紧接着,他们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头。

只见红衣女子头顶虚空之上,前一刻就开始动荡的天地之力,终究是化作了天地异象,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迅速汇聚成形。

一千头。

两千头。

三千头。

……

还在增加。

最后,远古角龙虚影的数量,定格在八千头。

八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火之奥义……剑之奥义……”

望着红衣女子身上升腾的剑形火焰,老人惊骇出声,眼中流露出几分惊惧。

“妖……妖皇?”

片刻,老人深吸一口气,目露忌惮的盯着红衣女子,试探的问道。

在老人看来。

眼前这个有着绝世容颜的红衣女子,看起来也就只有二十岁出头。

如此年纪,领悟两种‘皇境奥义’。

这个红衣女子,明显是一位和他一样的‘皇境强者’!

人类武者,不可能在这般年纪成为‘皇境强者’,所以,红衣女子只可能是‘妖皇强者’!

妖皇,妖中之‘皇’

凌天战尊  第1093章 自取灭亡

,和人类武者中的‘武皇’齐名。

“你想杀他?”

面对老人的询问,红衣女子并没有理会,而是语气清冷的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在红衣女子本就好像覆盖上一层寒霜的绝美俏脸上,顷刻间又多出了一层寒霜。

红衣女子站在那里,全身上下被一股灼热的剑形火焰所笼罩。

然而,现在被她盯上的老人,却感觉不到任何灼热,只觉得一阵阵刺骨的寒气自四面八方袭来,令得他源自骨子里生出极致的冷意。

面对红衣女子的询问,老人同样没有回答,但他的眼中却多出了几分惊恐。

“想杀他的人……都得死。”

红衣女子迷人的朱唇微动,不紧不慢的开口,‘死’字刚落下,她整个人已经凭空消失在陆松的眼中。

“关老小心!”

陆松脸色大变,慌忙惊呼出声。

然而,就在他反应过来,第一时间看向老人的时候,却发现老人身体一颤,轰然倒下,彻底没了声息。

死了!

在老人倒下的尸体前,身穿一袭红衣的女子立在那里,红衣随风而动,宛如一团火焰在燃烧。

“关老……”

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以后,陆松目光从老人的尸体上转移到红衣女子的身上,脸色刹那间变得无比惨白,毫无血色。

虽然,红衣女子杀死了他最大的依靠,他恨红衣女子,但他却不敢表露出来。

噗通!

在段凌天愕然的目光下,陆松跪倒在地,对着远处的红衣女子磕起了响头,“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我不杀你。”

红衣女子淡漠的扫了跪在地上求饶的陆松一眼,语气清冷的说道。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陆松慌忙道谢,头磕得更响了,不一会儿就头破血流。

呼!

红衣女子动身,宛如火中精灵掠动,片刻就回到了段凌天的身边,轻声说道:“杀他,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交给我吧。”

段凌天笑了笑说道。

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失忆后的‘凤天舞’。

段凌天也是昨日才知道。

失忆后的凤天舞,已经可以完全掌握体内的一身力量。

现在的她,是掌握了两种‘三重皇境奥义’的化虚境一重武者。

不用元力,仅凭奥义,她就可以施展出堪比‘八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攻击。

正因如此,段凌天才会表现得有恃无恐。

因为他知道,只要有天舞在,他不会有事。

后来,天舞也确实没让他失望,顷刻之间,就将陆松身边的那个武皇强者杀死,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想杀他的人……都得死。”

段凌天的耳边,仿佛还在回荡着凤天舞刚才对陆松身边的那个武皇强者说的话。

这句话,语气淡漠,却夹杂着几分怒意。

那一刻,段凌天的心里满满全是暖意。

他知道,天舞虽然记不起过去,却已经打从心里认可了他这个人,这从她为他动怒就能看得出来。

嗖!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迅疾的风啸声传来,越来越远。

却是陆松在段凌天还没来得及对他出手的时候,身形一动,迅速往峡谷外掠去,意欲逃走。

开什么玩笑!

段凌天,可是曾经将一个‘化虚境八重’的陆家长老干掉的。

要杀他这个化虚境五重武者,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逃?你逃得了吗?”

然而,就在陆松飞掠逃遁出数十米开外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一道充满讽刺的声音。

当他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处,却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已经等在那里。

一袭紫衣的青年,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快?!”

陆松瞳孔一缩,顿住身形的同时,一脸惊恐的问道:“你……你……你是‘虚境巅峰强者’?”

“看来,你还不蠢。”

段凌天略显诧异的看了陆松一眼,他现在的实力,确实是和虚境巅峰强者相当。

噗通!

在意识到他不可能在段凌天的面前逃掉以后,陆松又一次跪倒在地,磕头求饶。

只是,他这一次磕头求饶的对象却换了一个人,换成了段凌天,“段长老饶命!段长老饶命!”

“只要段长老你饶了我的狗命,我保证不再回陆家,不再和陆柏争夺‘家主’之位……段长老饶命!饶命!”

陆松不断磕头,歇底斯里的求饶着。

现在的他,哪里像是‘北陵之地’陆家的嫡系大少爷,更像是一个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可怜虫。

“就你这样的胆小怕死之人,也配做陆家家主?”

段凌天厌恶的扫了陆松一眼,懒得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抬手之间一掌落下,直接结果了他的性命。

陆松,如果一开始就放弃对段凌天的仇恨,或许还能好好的做他的陆家大少爷。

可他却选择向段凌天施加报复,最终自取灭亡。

“现在又该往哪边走?”

就在这时,段凌天耳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志长老?”

当他一眼望不远处看去,却发现陆志从那‘幻阵’中闯了出来。

对此,他虽然不意外,却颇感惊讶。

以他的精神力对这座‘幻阵’的观察,一般武皇强者想出来,少说也要花费半个小时的时间。

然而,陆志却只花费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就出来了。

“段长老?”

陆志听到段凌天的声音,忍不住松了口气,“终于出来了。”

一刻钟前,当他转头发现身后的段凌天和凤天舞没了影,再发现走在他前面的猥琐中年没了影以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已经身陷‘幻阵’之中。

紧接着,他开始寻找离开‘幻阵’的路,终于在一刻钟后离开了幻阵。

很快,陆志的瞳孔微微缩起。

现在,他的目光落在地上那具年迈的尸体上,那张熟悉的面孔,让得他眉头皱起,“这不是关厉吗?”

作为陆家三大护法长老之一,陆志是陆家的老人,认得大半陆家长老。

其中,就有这个关厉。

关厉,陆家外姓长老,跟在他们陆家大少爷身边之人。

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陆志头微微抬起,目光落在远处。

“陆松?!”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数十米开外的尸体的主人,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段长老,这是……”

深吸一口气,陆志看向段凌天,面露疑惑。

“志长老不觉得他们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

面对一脸疑惑看过来的陆志,段凌天淡淡一笑,问道。

“是有些奇怪。”

陆志点头。

“其实,这里根本就没有我要的东西。”

段凌天叹了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没有遗漏。

“什么?!”

陆志脸色大变,“这一切,是陆松设的局?目的就是为了引段长老你上钩,杀死段长老你?”

...

成都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云南男科医院
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预约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在那个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